-他们在孩子心中播下一颗种子走近浦东两位年轻的四有好教师

他们在孩子心中播下一颗种子走近浦东两位年轻的四有好教师

在浦东的教育百花园,有4.36万名园丁默默耕耘。他们中的优秀代表,收获了市级的荣誉。当初为何选择教师这份职业?在学校怎样被学生称呼?他们最想教给学生哪些知识和能力?

让我们走近其中两位年轻的“园丁”,他们是上海市“四有好教师”刘树樑和冯碧薇。

刘树樑:让孩子的童年拥有更丰富的色彩

2005年,刘树樑从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毕业,同届近百人仅有3个男生,只有他进了幼儿园当起了男教师。在参加东方幼儿园的面试时,他自信满满地向园长推荐自己:“未来的幼儿园教育需要融合高科技的游戏化学习,我的电脑水平很棒,可以给教学设计带来新思路。而且,我很喜欢和孩子们玩,老实说,我自己也是个孩子。”

浦东新区东方幼儿园教师刘树樑,用他17年的严谨钻研和执着探索诠释着:男教师不仅能够撑起幼儿园的“半边天”,还能让孩子的童年拥有更丰富的色彩和更多的可能。

2013年,刘树樑从浦东新区已有的200家幼儿园中脱颖而出,参加上海市中青年教师教学评选活动。作为每四年一届的比赛,这项比赛在业内也被戏称为“奥林匹克”。平日在幼儿园里和孩子玩,工作后也乐意在外面玩的他,想将当时刚开始在上海流行的“密室逃脱”移植到幼儿园中。

当他把想法表现出来之后,周围有不少人提出了质疑:“密室逃脱这样的游戏充满了封闭、神秘、恐怖的氛围,会不会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当时,园长、学长,以及新区的教研员们却力挺他“有想法就大胆试,年轻人不用害怕失败”。有了他们的鼓励,刘树樑开始着手设计这个活动。利用密室的游戏形式,感知光能在物体光滑面进行反射的现象,是他对于这个活动的定位。也因此,构思活动流程难,简化游戏规则难,制作密室教具也难。为了攻克一个个实际困难,他没日没夜地扑在了上面,时常在半夜还在调试教具、制作PPT。

当孩子们成功逃出密室的那一刻,孩子们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凭借这样一个活动,刘树樑获得了该项赛事的一等奖,并且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获此殊荣的男教师。

在反复复盘的过程中,刘树樑渐渐意识到了这次经历对他教育理念的根本性影响。学前阶段,是儿童众多核心素养培养的关键期,而创造性思维的良好发展将决定二十年后他们在国际中的竞争力。他说,在他营造的这样一个类真实的游戏环境中,孩子们获得的提升远比制定的知识目标要多。除了上述两点,对于周边事物的好奇心、对于工具方法的运用意识、对于科学态度的建立等等,这些才是足够撑起他们未来发展的基石,也是成为一个真正具有心智自由的人的前提。“作为国民启蒙教育的第一站,我们每一位学前教育工作者身上都肩负着重大的使命和责任。”刘树樑说。

在这之后,刘树樑愈加严谨地对待每一个他所主导设计的教学活动。依托教育集团化的优势,他在东方教育集团范围内建立起了一支团队。然而,幼儿园日常工作节奏较快,事务也比较繁杂,额外的工作只能见缝插针或加班完成,因此他的办公室经常彻夜亮灯。刘树樑和团队在下班后经常会就活动设计的价值观倾向反复争辩、为某一个教具的长短宽窄不断权衡、为每一个可能产生的儿童行为给予的教师支持手段苦思冥想、为每一次教学现场视频复盘再三……团队氛围也逐渐变化,一开始由他牵头组织研讨,到后来由某个有问题的团队成员牵头组织。近十年来,他们所设计的高质量原创集体教学活动百余个。

在刘树樑看来,寓教于乐的教学不只是形式上的创新,更要让孩子从自己的视角去感受这个世界。因此,他一直在教学中身体力行“Hands on”,希望弱化知识概念,让孩子带着几分好奇,培养学习兴趣,从而赢得自信与幸福感。

十多年深耕课堂,刘树樑几乎囊括了一名幼儿园一线教师能获得的所有最高奖项与荣誉:市五一劳动奖章、市园丁奖、区学前教育学科带头人、区十佳杰出青年,前年他又成为了上海市最年轻的特级教师,也是学前教育领域唯一的一位男性特级教师。去年,他获评上海市“四有”好教师(教书育人楷模)。

冯碧薇:在学生心中播下一粒科学的种子

毕业于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冯碧薇,读书时就是“学霸”。她热衷于科研,本科研究论文发表于SCI核心期刊,大四免试直升进入复旦大学遗传所国家重点基因工程实验室。研究生在读期间,又在国内和国外的核心期刊发表了多篇综述和研究型论文,并拥有2项发明专利。然而,她却在毕业时放弃了去中科院工作和出国留学的机会,选择来到建平中学,成为一名高中生物教师和科技辅导员,只因她觉得:“带领一群人一起研究,比一个人研究,更有意思。”2019年,年轻的冯碧薇获得上海市“四有”好教师(教书育人楷模)称号。

身为一名85后,冯碧薇的工作时间并不长,却有自己的想法。在学校的支持下,她设计并搭建了3个创新实验室平台,带领学生自主开展实验,让创意火花成为现实。这些年,一批有想法、有能力的高中生跟着冯老师不断地创新求索,收获满满,在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收获一等奖近30项、二三等奖100余项,其中5人获全国少科院“小院士”称号,9人成为“上海市明日科技之星”。

时间少,冯碧薇就在常规的学科教学上做文章,把一些常规的生物课堂改成实验课,用相同的课时,培育更多的学生通过自己动手探究获得知识,所以就有了改进高中生命科学教材中实验方法的课题。

学生不懂选题,冯碧薇就带着学生走进超市、走遍校园、走入医院,从生活、学习、疾病的方方面面来找到问题。所以就有了医生眼镜上细菌检测、硬币分拣装置设计的课题。学生创新思维不足,她就鼓励他们运用类比来进行提问,所以当她说起为什么市场上有绿豆芽没有赤豆芽?就有了学生运用类比完成了为什么有酸奶却没有酸豆奶的课题。学生们开始运用发散思维,提出一个问题的多种解决途径,并确定最佳的解决方案,比如:针对“一次性泡沫餐盒”污染问题,然后就有了一次性餐盒制作胶粘剂课题……

让冯碧薇开心的是,学生在高中阶段就接触了科学研究,激发了自我潜能,培养了创新思维,提升了探究能力,找到了真正的兴趣所在,从而对未来的专业选择和职业规划有了清晰的想法。

冯碧薇说:“坚守立德树人初心,将科创育人作为自己的使命,在学生心中播下一粒科学种子。在科技创新的道路上,我还有很多想法没有落实,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具有相同理想信念的教师加入这支队伍中来,将这颗科学的种子培育为一棵大树,将大树培育为一片森林。”

栏目主编:徐瑞哲

来源:作者:龚洁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