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会武术的徐州虎爸带三个娃蹲梅花桩头悬梁每周习武245小时

一个会武术的徐州虎爸带三个娃蹲梅花桩头悬梁每周习武245小时

在邳州市经济开发区刘庄村,每天清晨6点钟,总会有一个年轻的爸爸带着三个孩子在晨曦中奔跑,后面还跟着一只白色的小狗。他们穿过一片稀疏的杨树林,绕过一片绿油油的麦田地,一直跑到额上冒出细微的汗珠,然后还要压腿、打拳。

父亲名叫刘龙,一位武术教练。在众多孩子周末都挤在辅导班的今天,他把孩子的业余时间全部用来练习武术。平时每周24.5个小时。

“孩子文化课压力很大,练武可以放松身心”

刘龙如是说。顶碗、负重、铁板桥 梅花桩上苦练基本功

刘龙家是一个温馨和睦、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刘龙的奶奶已经80多岁。

12月10日,一个暖融融的初冬。三个孩子中午放学回家吃完饭,休息十几分钟后,刘龙夫妻俩就把他们带到了南侧的空地上开始锻炼,这里一共有两排12根梅花桩,孩子的任务是每天午饭后在梅花桩上蹲半个小时。

这些梅花桩全部都是刘龙自己用各种不同木材自制的,高矮粗细都不一样,有的就是长在这里的桃树直接被削成了桩。最高的约有60厘米,最矮的有40厘米,直径要比正规的梅花桩小一半,只有5厘米左右。

姐弟三个面带微笑、轻轻松松地跨上梅花桩蹲起了马步。老大刘亦婷,11岁;老二刘亦点,9岁;刘三刘亦行,6岁,每个人都能蹲将近三分钟的时间。身高只有1米2多的刘亦行,蹲在60厘米高的梅花桩上也毫不费力。

花式蹲梅花桩1 腿、胳膊、头上放瓷碗

教孩子们习武一年多了,刘龙对他们蹲梅花桩的要求越来越高,花样越来越多。先是给三个孩子腿上、胳膊上和头上都放上瓷碗,谁身上的碗先掉了,就算输。年龄最小的刘亦行体力到底是弱一些,他蹲了一会儿腿就开始发抖,勉强坚持了一会儿,碗还是掉了下来。

花式蹲梅花桩2 横抱百斤的银杏树桩

还有一个花样是负重蹲梅花桩。刘龙为孩子们准备了一个三米多长、直径约40厘米、重达百斤的银杏树桩,姐弟三人一个抱头一个抱尾一个抱中间,齐心协力蹲在梅花桩上将树桩牢牢抱住。蹲在中间的刘亦行咬紧牙关,累得脸上青筋暴起,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手上还被木桩刮掉了一小块皮。

花式蹲梅花桩3 难度最大的是“铁板桥”

梅花桩上难度最大的是“铁板桥”,要求练习者头枕在一个梅花桩上,脚搭上另一个花桩上,完全凭借腰背的力量将身体拱成桥状。刘龙的妻子顾丹丹担心梅花桩硌着孩子疼,赶紧找来三块厚毛巾垫在桩上。

刘龙在三组梅花桩的中间分别放置了一块空心砖,孩子们先借力空心砖在梅花桩上躺好,然后刘龙就一个个把空心砖抽走了,并命令三个孩子说:“双手合十,腹部挺起,这样才有‘桥’的效果!”

待孩子们从梅花桩上下来,个个脖子后面都被硌得红了一片,老二脖子的红印上甚至能看到一个个血点,但他们似乎毫不在意,又在爸爸的带领下开始练习五步拳,刘亦行还展示了一套“醉拳”,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刘龙说,这些都是习武的基本功,需要每天苦练。

对孩子要求很严格 每周练习24.5个小时

既然学了,就要学好。刘龙对孩子们习武要求很严格,他认为,农村的孩子在学习条件上无法跟城里孩子相比,但比起吃苦,这是他们的强项。

–不管春夏秋冬严寒酷暑,习武的规律都不变:

●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先热身

●然后在田间小路上晨跑4公里,用时20分钟

●压腿、打拳

●7点钟才能回家吃早饭、上学

●中午放学回家蹲半个小时梅花桩

●晚上做完作业还要训练1小时,女儿习剑,儿子练拳

周末更是辛苦,每个上午和下午各练3个小时,算起来每周习武时间长达24.5个小时。因此周末所有的作业只能放在晚上做,每天都要写到晚上10点。顾丹丹说:“作业还是挺多的,孩子们很辛苦。”

为什么要让孩子们习武?

刘龙说,他从7岁开始练习武术,曾经拿到徐州市南拳比赛的冠军。成年后他并未以武为生,先是去外地打工,后来又跑长途运输。孩子们长大一些后,他发现这几个孩子都很喜欢运动,但学校的运动量太小,甚至连体育课都不能正常上,于是就萌发了教他们习武的念头。

姐弟三人性情迥异。老大刘亦婷随和爱笑,老二刘亦点好胜心强,每次练习总要超过姐姐。刘龙眼中,刘亦行习武悟性很高,刚开始觉得他年龄小,先教两个姐姐练“铁板桥”,没想到站在一旁看着的他最先学会了。

问他们每天练习这么长时间苦不苦、累不累?孩子们异口同声回答:不苦,也不累。刘龙也说,他带着孩子们习武主要是因为他们喜欢,并不是逼着他们学。

不仅教他们习武 学习上也全部由刘龙来辅导

三个孩子分别读一年级、三年级和五年级,刘龙不仅教他们习武,学习上也全部由他来辅导。每天下午4点多把孩子们接回家,刘龙就摆出三把椅子,放上三张小凳子,孩子们排成一排乖乖地写作业。

“我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三年级的题目就有不会的了,只能用手机查。孩子们大部分还是要靠自己。”刘龙说,姐弟三个老二学习成绩最好,老三刚上一年级还看不出来。

用“头悬梁”纠正坐姿 孩子们觉得很新鲜很好玩

刘龙管理孩子们的学习也有一套。他发现孩子们写作业时总喜欢低头,甚至会趴着写。于是他想到了老祖宗的办法——“头悬梁”。

他在天花板上系了三根长长的绳子,只要发现谁低头写作业或者注意力不集中了,就把头发系在绳子上,孩子一低头就会揪得生疼,自然就坐得笔直了。孩子们并没有反抗,他们觉得很新鲜很好玩。

问这姐弟三人“你们喜欢是练武还是喜欢写作业?”老大和老三都说喜欢练武,只有老二回答更喜欢写作业,练武比写作业辛苦,不过她还是愿意练。老大最开心的是练武之后苗条了很多,以前胖乎乎的。

在刘龙的教导下,三个孩子学习武术都取得了一些成绩,上个月参加东海县第二届武林大会,刘亦点和刘亦行均在自己的年龄组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刘亦婷当天发着39度高烧仍然坚持上场比赛,最后拿了第二名。

刘龙又拉了很多土,打算将梅花桩那处空地整成更大的运动场,再安装一些运动器械。每天清晨他仍然带着孩子奔跑在乡间的田野上,孩子们就像这田野上的小树苗,自由而快乐地成长。

有人说他们就像电影《摔跤吧,爸爸》中的一家人,他说:“我当然也希望孩子能够成材,盼着他们练出名堂,闯出一片天地。”

徐报融媒记者 吴云 白雪

视频制作 白雪

编辑 晓童 校对 珵智

责编 辛安然 总监 陈强

丰县有那些有资质的武术学校?有知道的吗?

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的武术学校及武术教学点–只有凤城武术学校是经教育主管部门经过审核、验收、批准的正规化武术学校,唯一有教育教学资质的武术学校。并且自2004年以来连续8年获得徐州市青少年儿童武术比赛团体成绩名列前茅。

徐州哪里有学武术馆 想学武术 尽量是搏击 散打之类的

徐州康美搏击俱乐部、徐州奥体中心汉武大地搏击俱乐部、徐州市暴龙综合搏击俱乐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